首頁/資訊中心

吳曉波首次走進中國奶粉企業:飛鶴讓我看到了中國新國貨的未來分享至:

    曾有人說,時代要有記錄者,吳曉波算一個。從《激蕩四十年》到《激蕩十年,水大魚大》,吳曉波完整記錄了改革開放40年企業史財經記者出身的吳曉波,以其敏銳的視角和精準的判斷,切身感受和記錄中國翻天覆地的變化。


    在別人眼中,吳曉波是財經作家、是身價上億的企業家、是“島主”,也是眼光獨到的風險投資人。吳曉波能夠敏銳
撲捉中國經濟變幻的脈搏能夠精準判斷經濟發展的大趨勢。而他對于一個行業或企業的觀察和認知,更是對中國經濟發展具有積極的參考意義和價值。


    近年來,吳曉波的目光聚焦在了民族企業,
走訪數家中國消費品公司參觀調研,立白、安踏、張裕。


    新國貨 =(品質+核心技術)× 圈層消費


    這是吳曉波給出的“新國貨”公式,更是他對于國產品牌的重新定義。吳曉波認為,民族品牌的崛起,
放之于當今的國際大背景下,其意義愈發值得品讀。


    而中國制造業中,有一個關乎國計民生的大事情,那就是關系著
千萬家幸福,關系著國家未來,民族希望的嬰幼兒奶粉產業。6月19日,吳曉波前往位于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的飛鶴乳業參訪調研,探尋外資品牌重圍和國產品牌勢如破竹的激烈競爭下,飛鶴何以成為“新國貨”領頭羊。


 

吳曉波參訪調研飛鶴乳業


    飛鶴在一件事情上做到了極致,
剩下的交給時間就夠了


    6萬多頭奶牛呼吸著沒有PM2.5的空氣,喝著天然的蘇打水,吃著無激素的種植草,住著恒溫舒適的牛舍,聽著悠揚的鋼琴曲兒,耳朵上掛著自己的“專屬身份證”。
走在飛鶴專屬牧場的牛舍吳曉波有些明白了飛鶴為什么能成為國產第一品牌


 

吳曉波參觀飛鶴專屬牧場


    在吳曉波看來,中國制造要做對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品質。


    對乳品企業而言,建
全產業鏈是件費力不討好的事,投入幾億十幾億都是背后功夫消費者看不見。但在這種看不見的地方,飛鶴做得特別較真兒。早在2007年,飛鶴就在世界公認的北緯47°黃金奶源帶上,打造了中國嬰幼兒奶粉行業內第一條完整的全產業鏈。


    飛鶴乳業董事長冷友斌談到初建全產業鏈時的艱難時,說到“做嬰幼兒奶粉沒有訣竅,要老老實實打好基礎。
乳業想做好,必須這么做。正是因為扎扎實實打造全產業鏈,飛鶴才能創下連續57年安全生產無事故的紀錄,做到牢牢守護住中國寶寶的奶瓶子。


    吳曉波被這種匠心堅守深深打動。“
真正把產品做好才能贏回國產奶粉的尊嚴,飛鶴的全產業鏈模式不僅顛覆了整個中國乳業的產業模式,也顛覆了我對國產奶粉品牌的認知。來到這里,我就明白年營收破百億、一年超7000萬罐的核心動能在哪里。

 

    沒有飽和的市場,只有銹掉的腦袋


    吳曉波在《預見2019》年終秀上曾說過,
中國制造長期處在微笑曲線的底端我們靠成本、靠規模,兩頭是技術和品牌。飛鶴奶粉在中國市場的定價曾讓吳曉波驚詫不已,相對于海外奶粉品牌飛鶴絲毫沒有價格優勢。當他走在飛鶴的世界級智能化工廠,走過生產制粉車間、包裝車間、化驗室、可追溯演示區時,關于心中飛鶴與洋奶粉之間的核心競爭力究竟是什么的疑惑解開了。


    不久前,
國家發改委等七大部委聯合制定并印發《國產嬰幼兒配方乳粉提升行動方案》提到一個詞“錯位競爭”。錯位競爭指的是在產品品類方面,要做到人無我有,人有我優。新鮮優質和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就是國產奶粉突圍的強優勢,也是飛鶴持續發力的方向


    在調研中,吳曉波了解到,多年來
飛鶴聚焦母嬰創新研發,通過整合科研人才智庫、科研平臺、科研項目加碼研發力量,圍繞中國母乳研究,研制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奶粉。


    吳曉波表示,
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的背后,是中國人的消費自信、產業自信、文化自信,飛鶴讓我看到了中國新國貨’的未來。


    打造更適合中國寶寶體質奶粉,新鮮優質的鮮奶是基礎。在工廠生產制粉車間,冷友斌向吳曉波介紹,“依托于全產業鏈,飛鶴
構造了兩小時生態圈,實現了100%新鮮生牛乳一次成粉新鮮優質的奶源是中國奶業高質量發展的根基,是國產奶粉的核心優勢。